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印江要闻

煤炭坡自述:日子一天天变好

发布时间:2020-03-28 20:15 来源: 印江网 访问量:


  我叫煤炭坡,生长在贵州省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板溪镇勤丰村,是云贵高原上万千山坡中的普通一员。三月的季节,我身披绿装。


  人们叫我煤炭坡,是因为过去我的身体里藏着煤炭。20世纪七八十年代,我身上的树林被砍完,身体里的煤炭就成为勤丰人做饭和取暖的材料。不过,我身体里煤炭储量有限,加上勤丰通了电,他们用上清洁能源,开始在我身上种树。


  松树、茶树在我身上发芽生枝,我在勤丰村的“身价”也越来越高。我不仅给勤丰人以满眼翠绿的享受,还在经济、生态方面创造价值,或有形,或无形。



  特别是这几年长在我身上的茶树,逐步让勤丰人越来越勤快、越来越丰裕。我的身体条件适合茶树生长,平均海拔1000米,不排废水和废气。勤丰人对我也很友好,从不在我身上喷洒农药,基于“养身”考虑,他们只在我身上用有机肥。


  五六年前,勤丰人还过着苦日子,习惯种植玉米和土豆,规模不大、效益不好,他们中大约36%是贫困人口。当他们发现了我的价值,贫穷日子一天天开始改变。


  到了2019年,勤丰人种植的茶树已经超过了900亩,其中一大部分就种在我的身上。春暖花开的时候,妇女、老人开始采茶,一天挣下七八十元,也算是减轻外出打工的丈夫、儿女养家糊口的负担。



  采摘春茶的两个月时间里,勤丰人早出晚归,每一天我都能见证他们的收获。72岁的田景凤身体健朗,每天背着小背篓采茶,最多的时候可以采三斤,一斤有35元手工费。茶青交到加工厂就可以换来钞票,老人的一举一动好像回到了自己的童年。


  在我身上种植茶树以后,在家的勤丰人一年四季总有做不完的事情。锄头铲掉野草,剪刀裁剪枯枝,适时补充肥料,这都需要投入大量劳动。家门口打工挣钱,照管儿孙上下学,能出门走动的,绝不会窝在家里。


  勤丰村55岁的土家族妇女田儒英,见证了我价值变化的过程。她感慨,煤炭坡一年变一个样,看着村里的妇女都来采茶,自己自然是坐不住,早上早点出门,一天挣七八十元不成问题,家中的菜园子也顺带打理了。



  勤丰人一边采茶,一边讲过去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以前,闲在家中无事,隔三岔五邻里之间就生出口角是非;如今,上山采茶做有氧运动,还能挣钱补贴家用,自然少了家长里短。他们的生活发生这些变化,我感到自豪。


  我的价值还没有最大化,等待勤丰人用更多汗水浇灌。勤丰人五六年前一人一年挣不下3000元,现在超过了8000元。他们的“当家人”——村支书任强军认准农民致富的一条硬道理:到什么山唱什么歌,找准产业才有收获。



  1300多名勤丰人渐渐过上好日子,这不只是我煤炭坡的功劳,紧邻我的“坡兄弟”也在发挥各自特长。关于未来,期待我们一起,为勤丰人奔小康贡献更多力量。


  新华社记者 汪军

中国新闻网 |
印江人民政府网 |
铜仁人民政府网 |
铜仁网 |
贵州人民政府网 |
多彩贵州网 |
中国人民政府网 |
中国共产党网 |
新华网 |
人民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