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文化印江

团龙村:歌养心灵 茶养性

发布时间:2020-03-20 20:55 来源: 印江网 访问量:


“有歌有茶的地方,就是团龙村。”

武陵山脉主峰梵净山苍莽辽阔,在小镇上问路,晒太阳的老人这样告诉我们。

梵净山是世界自然遗产,国家自然保护区,此山腹地的村子实在很少,而传统村落团龙是幸运的,长久安身在此,它隶属贵州省铜仁市印江自治县紫薇镇。


在谷底,越往里走古木越森然,我们像寻隐者,幸好已隐约听到了歌声。

寨口有高高的龙门,石板地面,一条小溪将吊脚楼分列两边,青瓦衬着桐油板壁。溪上有风雨桥,桥上有老人,老人眼里有四只鸭,三条狗,两个小孙孙,还有一丛木芙蓉。四周青山长林,团龙村深嵌在里面,珠玉镶嵌一般。一切又都映在水光山色里。我暗想,把团龙村微缩成一枚胸针,别在身上,会让人多生出几分好看来。



团龙村,这枚胸针是梵净山的。

青山不碍白云飞,这时,歌声又起:

山歌子来最好听,

清早唱到满天星。

唱了太阳唱月亮,

世世代代唱不尽。


唱山歌的女子爬在椽梁上挂包谷,动作麻利娴熟,大家都叫她戴三姐。一个人干活,最好唱山歌,很多人干活,更要唱山歌。洗衣、割草、采茶、赶场,戴三姐都会情不自禁唱一调子。晴秋,一边挂包谷一边唱山歌,繁重的劳作显得格外有意思。坐下来听,歌子一支接一支,让人怀疑它们就是戴三姐收获的另一种包谷,一串一串挂在她的心肠上。悠扬,喜庆,丰盈。



我们去旧典里寻找团龙村的前世。《山海经.大荒西经》称梵净山为“柜山”,整个山体呈“龙身”状,山麓有九龙洞、龙门山、六龙山。《铜仁府志》又说,梵净山俗称九龙山。“梵净山出奇,九十九道溪,谁人能识破,银子用撮箕。”这是古谚的经验之谈。事实是,发源于梵净山的溪流在山间汇成一幅神龙相聚图,流经这个古村庄,并取名“团龙村”。这里世代居住着土家族人和苗族人,共242户879人。吊脚楼、风雨桥、摆手堂等民族建筑保留完好。土家山歌、大鼓、锣、长号唢呐、哭嫁、花灯、板凳舞、摆手舞等沿袭至今。2013年8月,团龙村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仿佛这里的土地能生长歌子,人们随歌起舞。水光滋养的心灵清澈,山色滋养的心灵静怡,歌声滋养的心灵良善又轻盈。


“化妆让人好看,我只要唱山歌面色就会好看。”我喜欢听戴三姐说话,声音好听,心性豁达,她从小跟着大人学唱山歌,见什么唱什么。后来知道,村里爱唱山歌的不只是戴三姐。四十岁那年,她从前辈戴芳秀那里接手了整整一百人的山歌队。土家族过赶年祭祀时,庄严上场的是山歌队,戴三姐领头,把《出兵歌》唱得雄浑激昂;村寨里来了贵客,他们的《敬酒歌》掀起长桌宴的高潮,热情又质朴;村里老人高寿,一支《祝寿歌》唱得前辈们喜笑颜开,其乐融融。《出嫁歌》和《闹白调》唱得如诉如泣,风悲日曛,群山纠纷。



歌声引路,团龙村的人们在唱腔和词曲里升华悲喜情肠,顾惜世间道义,包容和宽恕生活给予的苦难和误解。

村里人说,戴三姐一家四世同堂,从未见他们家吵过架、闹过矛盾,老的慈爱,小的孝顺。戴三姐却说,哪有他们说的好,嘴唇和牙齿再好嘛也会咬着呢。一旦心里有事郁闷的时候,她就会去丈夫干活的附近唱山歌,丈夫自然是能听懂的。再深的矛盾、怨艾、纠结,唱出来都比说出来入耳好听得多。她说:“唱歌不会记仇,日月多长歌多长。”戴三姐处理人情世故是有诀窍的。

一个村子的长久在于和气静好,一个家庭的长久也在于和气静好。古老神秘的梵净山生有世上的奇珍异草,受自然的恩赐和启迪,山歌,是团龙村的人们心上生长出来的灵芝。


在团龙村,除了山歌,带有和气素朴品质的还有老人们煨的罐罐茶。



今年六十五岁的柴恩金老人,每天都要煨茶。木炭、陶罐、毛峰茶是柴恩金最亲密的伙伴,白天夜晚离不开。梵净山里露寒湿重,暑热天气不多,搬来火盆,吹旺青冈炭,一把古旧的陶罐,一壶山泉,架上,待罐口冒出热气,一撮毛峰茶放进去。等待,是我们仅剩的事情。

太阳好,柴恩金老人会在风雨桥上煨茶,有人过桥,就饮上一碗。细雨天,他会在屋檐下煨茶,有人躲雨,也饮上一碗。风雪夜,他在火塘边煨茶,等儿孙从山外打工归家,一起过年。

饮一碗罐罐茶,汤色深重,香味醇厚,却是苦得人舌尖笨拙,道不清东西南北。可是只要闭目静气,任苦味在舌根、喉咙和心肠里蔓延、冲洗之后,整个体内像投进一缕明光,你会看一丝甜味在明光里微笑,在抚慰心肠。每一场风雨和每一道阳光都不会少去,煨罐罐茶就是一个等待和品尝的过程,苦尽,总会甘来。通透,是柴恩金老人用罐罐茶灌输给我们的顿悟。



西南地区是茶的起源地,古茶树是深山里更知晓天地、时序和慈恩的老人。“家有一老如获一宝。”这谚语放在团龙村再合适不过,村子前后左右都有茶山,这里隐居着梵净山茶树王。它生长在村民柴泽华家的责任地里,已分蘖出二十多株支干,每株支干有四米多高,树幅宽达十三米。中国茶科所专家鉴定出:最小的树龄已有六百多年。村里的老人说,在明代,土司上贡朝廷的茶叶便是从这棵茶树王身上摘采的。



在茶树王底下转一圈,忍不住想拜一拜。试想,在一个村子里有一棵古树给予人们庇佑,陪着人们终老,该是何等幸福。团龙村便是一处福地,一个几百人的小村子里便有茶树、枫树、油杉、刺丘、珙桐足足七大棵古树。

向晚,在一棵庞大的古枫下,戴三姐拉上我们一起做团龙村的民族美食,有山蕨粑、猫猫豆、笋干、糯米糍粑和腊猪脚炖土豆。一旁的火盆里煨了罐罐茶。忙碌中,戴三姐的山歌又起了。歌毕,她教我们说土家话:

“一日复一日”要说“拉捏拉捏卡”。

“指甲花”要说“借米梯卡普”。

“红豆”要说“多布”。

“大树”要说“卡蒙”……


此时,落日余晖正从树缝里洒下来。做简朴的饭食,唱愉悦的山歌,说神秘的语言,仿佛有一种古老时光复照在身边,一种无以言说的静美和素朴在我们身上印现。



团龙村线路:

1、客车:乘飞机到贵阳,乘贵阳至印江客车,走杭瑞高速,到印江县城,转乘印江至梵净山客车,可直接到团龙村;
2、自驾:从广东、广西、湖南、湖北、四川、成都方向来,可直接到铜仁市,然后走杭瑞高速,在江口县太平出口处,走梵净山旅游环线专路,可直接到团龙村

 

村寨名片:

印江自治县紫薇镇团龙村位于世界遗产梵净山内,海拔高度923米,距离护国寺7公里、镇人民政府所在地8公里、印江县城42公里、江口县德望乡杭瑞高速出口20公里,是西上梵净山必经之路。团龙村世代居住着土家族和苗族人,村民能歌善舞,热情好客,土家十大碗菜是村里的特色美食。这里具有悠久的茶文化,自明代到清代,团龙茶一直作为贡品抵赋税,村里至今存活64棵古茶树。村民手工炒制的“梵净山翠峰茶”多次获得全国金奖。村里古木参天、清幽怡人,有“天然氧吧、避暑天堂”的美誉。
中国新闻网 |
印江人民政府网 |
铜仁人民政府网 |
铜仁网 |
贵州人民政府网 |
多彩贵州网 |
中国人民政府网 |
中国共产党网 |
新华网 |
人民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