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政民互动 » 文艺

​ 他叫末未,像陶渊明一样种菜写诗,组诗《菜园小记》上了《人民文学》……

发布时间:2020-01-13 14:14 来源: 印江网 访问量:



 末未其人


末未,本名王晓旭,苗族,“印江四诗人”之一,生于20世纪60年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18届高研班学员。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民族文学》《山花》《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文艺报》等100余家报刊。入选《2006中国最佳诗歌》《2012中国年度诗歌》《2016年中国诗歌精选》等30余种选本。出版诗集四部,获贵州省青年作家突出贡献奖、贵州省第二届专业文艺奖特等奖、贵州省少数民族文学“金贵奖”、贵州省“尹珍诗歌奖”、贵州省乌江文学奖等。


 菜园小记,大地上种出来的好诗……  


非飞马:读到《菜园小记》的那刻,我一下子被深深地震撼了。末未这组诗歌,通透、大气、深邃、灵性。正如他对好诗的定位那样:语言-喜新厌旧,节奏-一波三折,意象-无中生有,精神-醍醐灌顶……毫无疑问,这是一组不可多得的好诗,它的每一句话都来自大地、都会呼吸,都能让你的灵魂产生高强度的“地震”,这是一组让你一读就上瘾的好诗,你读了第一遍,会忍不住读第二遍、第三遍……可以说,末未这一组《菜园小记》,是对自己诗歌艺术的一次大胆的突破和超越,在诗中,他不仅把自己在菜地的劳作进行诗化的呈现与诗意的升华,还饱含着对生命的感悟、对存在的深思、对社会的批判、对终极的追问。他的诗歌语言极具个性和魅力,多种角度的视角和多种表达手法切换自如,既有万花筒一样的绚丽,又有洗尽铅华的素雅,既有古典意象的化用,又有方言俚语的妙用。从这组诗可以看出,末未在诗写过程中,有目击道存的敏锐,有信手拈来的造化,有移花接木的内力,首首都有神来之笔,句句读来震颤人心。因为在诗歌创作中,末未动用了自己自写以来深厚的生活与积淀,正如他在《动用记》一诗所说的那样,他不仅“动用了祖传的手艺”,“甚至,动用了整个天地”。


菜园小记13首)

 末未(苗族



  
1.燎原记
 
“蔬菜扎根的地方,野草也不示弱”
这是我奶奶一生,唯一用过的修辞
 
不去种地,这个生存的法则
就要被我荒,我,就要被什么废
 
而此刻,我有快刀在手
本意是斩乱麻,却误斩了半尺春风
 
现在我又挥动着父亲的遗物——锄头
为乱吵之草挖下坟墓
 
我乐此不疲——汗滴禾下土
只为种子筑一个窝
 
关键是,我怀里有
秘不外传的火镰
 
人间烟火,我要它燎原,两只手
立马各执其事,生出闪电
 




2.锄头记
 
锄头只有一根筋,两根它就活成了累赘
最近我超级迷恋,握住它的直脾气
成全它,成为急先锋,代替我对大地发言
 
一根筋就是比两根筋好,锄头吃土
但又从不吞下一粒。它只有牙齿,没有肚皮
仅这一点,回家我就让它至高无上
和祖宗平起平坐,便于讨论农业的问题
 
最近大地有点儿忙,一直在抒写秋天那篇回函
大地从不糊涂,它清楚得很
玉米、大豆、辣椒、南瓜,必须闪亮登场
它们是我一日三餐,最偏爱的词语
——朴素、温暖,正人间
 
最近,差点儿累坏的,是叶落归根的根
是瓜熟蒂落的蒂,是花前月下的花
它们风雨雷电,五加二、白加黑地长
而锄头无所事事,它又发起了红脾气
——不让它下地,它就生锈给我看


 


3.浇水记
 
今日少人事,天空像在悟空,蓝得正好
适宜提着一只旧木桶,去菜园子下阵雨
我有芫荽、韭菜、蒜苗、小葱、老黄姜
这群味蕾的小刺猬,有人间烟火的欲望
 
一直渴念着阳光,可又扛不住当头烈日
但也必须硬扛。我的小刺猬们,就这样
从不做土地的逃兵,只在地下商量如何
跑到筷子头,刺激我,水垮垮的淡生活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提着木桶,前往河边
把流水舀出一个又一个窟窿,幸好流水
可以自我修补,刹那之间,又补好漏洞
怎么看都像内心受伤之人,在自我安慰
 
说不累,那是假话,虚伪。我旨在成全
五味杂陈。至于汗水不听话,非要出来
非要打湿我的裤腰带,我想管也管不了
此刻我只管拿着黑木瓢,替一朵云下雨
 




4.动用记
 
我动用了祖国西南,云贵高原偏东
一角的一角的一角。动用了别人祖先
用骨头镇住的这片小江山
 
动用了锄头的金钢嘴,撮箕的大肚皮
半壶水的响叮当。动用了二十四节气
一场春雨,一场梦
 
我还动用了雷电的霹雳舞,惊险,又好看
最后,又动用阳光,为吓坏的人招魂
动用清风疗伤,星辰相慰
 
动不动,我就动山动水、动手动脚
只为某一刻,动用一把刀,对一根苦瓜说
你的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
 
那么今日的晚餐,要当仁不让
坐中央。谁叫你是我
苦命的西施
 
就为这一刻,苦瓜苦出了满身皱纹
生出了一肚子苦水。我动用了祖传的手艺
甚至,动用了整个天地



 
5.铲铲记
 
要么铲死,要么铲活。这话说的
是两个无奈——大铲用来铲土埋人
小铲用来铲锅巴生活
 
即将领命的这把铁铲,它不大不小
因镀锌而发光,像通吃买卖两方的中间商
刚好够我在死活之间,闪亮地来往
 
问题终于冒出了泡泡,现在人死了
铲铲,几乎没啥用场
生活的锅巴,也少得像命运的真相
 
但请,不必为我之铁铲
无用而担忧,我自有
三上二去五的小珠子算盘
 
菜园里,垄与垄之间,一直有些是是非非
如相邻的两个王国,正需要一把铲子
左右逢源,划清界限
 
昨夜西风,又凋了一回碧树,脱下一堆堆
旧坏的树叶,这把铲子,正在将它们集结
点把火,菜园又静好如初
 
而你却在微信中,一脸严肃的说——
少扯淡,快去写你的诗
种地,你晓得过铲铲



 
6.惭愧记
 
我有心猿意马症,比如此刻,在地里锄草
凭空想起一双筷子,那些年,它上顿是凉酸菜
下顿是水煮酸菜,有时它又跳出一只空碗
充当父亲的脾气,把我的脑壳当木鱼敲
想起,我就放过了正午的太阳,任它向西
 
——继续想一双筷子,它穷,它饿,它瘦
它连皮毛也不拥有,唯一的财富——两根骨头
一硬到底。赴汤蹈火时,又投石问路
试图为我海底捞月,偶尔它也打一次牙祭。这些年
它一直营养不良,但却扶起了我东倒西歪的日子
 
想起一双筷子,在酸甜苦辣中来去,而又从未
背信弃义,我就想把西山的日头拉回来,卡在树梢
让蔬菜没日没夜的长。不能用龙肉安慰,也要用
清水煮青菜报答。想起,我就收回了心中的猿猴和野马
并加快了锄草速度,如憨鸡公啄米,如落日可以追回
 





7.署名记
 
这垄花生叫朵孩,那垄豇豆叫小马
还有水白、彪彪、明彦、再高、敬伟、翔宇
在这个五线城市,他们地道、无公害
把他们的名字和诗句,写在木牌上
种到这块夹缝地,我就感觉天天和他们一起
看朝霞与落日、月亮与长庚星
 
现在报告兄弟伙——苦瓜还没苦到头
辣椒也才红到脖子。现在摘下的,是南瓜
它大智如愚——选择边角长,隐身草丛活
正如你们孤独地行走,寂寞地思考
此刻,我正开车,前往市区
把这些大脑壳送到你们手里
你们的诗句,那是你们某一刻的另一个自己
都已经陪我好几个月了,但还需要一些时日
才能完璧归赵,才能把另一个你还给你
今天的南瓜,是感情的红利
 
远在贵阳的大头金瓜——江虹
我在东南边的树林里,种下了百鸟朝凤
请驾一朵积雨云,一边醒昨夜的酒
一边直飞川硐。你的傩面在等你
都等歪了头,都快要歪到了阴阳之外
 




8.葫芦记
 
再过几天,葫芦就进入青春期了
需要一个舞台,展示它的曲线
 
我有成人之美的嗜好
也有物尽其用的小本领
 
我搭葫芦架,那些弯曲的杂木
正好,派上用场
 
我割葫芦瓢,那把生锈的刀
找回了自己的锋芒
 
我依样画葫芦,一张纸
获得了方向和重量
 
我也喜欢抠掉葫芦里的瓤
把葫芦拴在腰杆上
 
我不怕葫芦被撞碎
除了空气,里面什么也没有
 




 
9.惊叫的鞭炮
一串鞭炮突然在半夜发出惊叫
六井溪注定
又有一场大事降临
 
鞭炮一生就开一次口而此刻
说出便是生死
 




10.玻璃人
 
制造玻璃的人,我要赞美
在悬崖上无中生有
制造一条透明道路的人,更要赞美
 
而那些凭借玻璃的托举,凌空蹈虚
用惊叫、奔跑、摆拍蔑视深渊的人
同样要赞美。赞美他们暂时心无旁骛
暂时风生水起。当然,最主要的
是赞美他们终于相信了一回劳动者
悬垂在天地间的汗水和智慧
 
然而,我也相信
一个人,芝麻大的心跳和冒险
相对钢化玻璃的承受力
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我有点儿隐隐担心
那个在玻璃栈道上,独自走来走去的人
会不会,突然
把自己走成一块易碎的玻璃
 



11.涛声里的乌江
 
涛声
是乌江骨折时
喊出的痛
 
我坚决反对
你说我
在用比喻
 




12.算了吧
 
对于半途而废
掉在蜘蛛网上的几片树叶
它们,上不巴天
下不沾地
 
秋风啊,饶恕它们吧
让它们继续悬而未决
像饶恕内心悲伤的人——
头重脚轻,路上摇摆的样子
 




13.天黑了
 
天黑了
但我从不害怕
 
天天天黑
天天六井溪都有星星在闪
 
那是亲人们身体里亮着的灯盏
从未曾熄灭



   末未生活点滴录   


末未不仅是诗人,也不仅是铜仁学院的一名教师,他还是一位种地的“农民”。他的种地技术一点也不比“草盛豆苗稀”的陶渊明差,你看,诗人向我们展示他种的红苕,最大的居然有八斤。


这满地的红苕,正是末未工作之余的杰作。他懂得大地的秘密,因而,他的菜地总是长势良好。一小块菜地,他一年四季轮种各种蔬菜和粮食,一年四季总是郁郁葱葱,呈现出一派丰收的景象。他种出来的蔬菜和粮食,都是纯天然的,绿色生态有机。他自己只能吃一小部分,多半都被他慷慨地赠给诗友们。有时候,末未还把朋友们请进家门,亲自下厨,用他那写出漂亮诗歌的双手,做一桌香喷喷的一点也不压于诗歌质地的饭菜,让朋友们大快朵颐,一饱口福。

你看,诗人末未种地的样子,非常本色当行,一看就是一个庄稼汉的好把式。仅仅看他种地的样子,谁又能想象出,这个笑嘻嘻的“农民伯伯”,居然能写出一摞摞屡次登上国刊的好诗?

末未不仅种菜好、写诗好,而且朗诵也是一绝。他用印江方言朗诵自己写的诗歌,即使你听不懂印江方言,顺着他语气的强弱、节奏的变化,也能走进诗歌的意境,体味到诗人情感的波动、揣度出诗人内心的韵律,从而受到深深的感染,引起强烈的共鸣。

在铜仁,末未有很多“粉丝”,横跨老中青三代。图为末未新书《在黔之东》分享会盛况。



在新诗集《在黔之东》分享会上,等着末未签名的青年学子排着长长的队伍。末未用种菜的双手写下寄语,同时在黔东大地又播撒了一粒粒活蹦乱跳的“诗歌种子



来源:诗图志




中国新闻网 |
印江人民政府网 |
铜仁人民政府网 |
铜仁网 |
贵州人民政府网 |
多彩贵州网 |
中国人民政府网 |
中国共产党网 |
新华网 |
人民网 |